新闻中心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创业要有差异化 信息科技是产业革命核心

  今日,在2016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出席并发言。他表示,创业企业想要有影响力必须要有差异化,并谈及信息科技和产业革命等看法。
 
  “只要有差异化的产品和技术,企业有机会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形成一个全球化的市场影响力和规模。”
 
  沈南鹏认为,创业企业想要有影响力必须要有差异化,这样才有机会在短时间内形成有市场影响力和规模的企业。
 
  随后,沈南鹏指出,信息科技是产业革命核心。“信息科技是今天产业革命,恐怕也是未来产业革命的核心。”并认为,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好的命题,而在更加广阔的意义上讲应该是信息产业+。
 
  “GDP增长数字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应该更多的看更深层次的量化指标,也应该有更多深层次的量化指标来对经济把脉。”
 
  最后,沈南鹏认为,企业家不应单单只看GDP数字,更应深层次量化指标,为自己的企业把脉。
 
  20年前,当新经济(爱基,净值,资讯)这个词被推出的时候,有一本书也在美国、欧洲非常流行,就是《世界是平的》。20年以前说世界是平的,恐怕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
 
  在过去的10年中,这个词已经被无数的公司所实践。世界是平的,代表着今天小公司有很多机会,也代表了更多的公司能够有机会全球化。
 
  其实,最近一年以来,可能很多人会出现一些比较悲观的看法,到底这些新的政治经济形势决定了全球化还是不是一个可以实践的命题。但我相信,全球化的背后最重要的还是技术力量的推动。
 
  想有影响力要有差异化
 
  世界是平的,只要有差异化的产品和技术,企业有机会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形成一个全球化的市场影响力和规模。
 
  举一个例子,一家芬兰的油气公司,几百人的团队,可以在全世界油气市场当中占据相当的市场份额,同时也能够把它产品在全世界各个地方去享受,这就是全球化非常好的代表。
 
  同样,一家在深圳的公司,在初创的几年里,大部分销售来自于海外,曾经百人的公司发展成今天的千人的公司,实现了全世界的市场分布,这就是信息时代给大家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用小公司的力量、用一个区域的市场地位获取全世界的市场规模,这样的变化恐怕未来还会继续。
 
  尊重企业家,以人为本
 
  我是做风险投资和PE投资的,刚才很多人讲到今天的野蛮人举排。而30年以前美国开始有野蛮人,当时有一本书叫《门口的野蛮人》,这里面有很多成功获取回报的历史。
 
  但是过去十几年在全球VC和PE类投资,赢得了更多的投资人的青睐。在一个信息时代,在一个新经济时代,资产越来越不那么重要,无形资产越来越重要,无形资产当中人的因素又占据了追大的比例。
 
  今天的硅谷,商业模式的成功非常重要,但是背后一定是特殊的企业家驱动了企业的成功,当企业家精神走掉的时候,不管那个公司曾经有过多少市场份额,有过多少令人成功的产品,一样下滑曲线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今天的市场资本,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应该尊重企业家,以人为本,这是我感觉资本能够获取回报以及赢得尊重最重要的策略。
 
  信息科技是产业革命核心
 
  今天,可能我们还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当中,下一个产业革命恐怕还是围绕信息科技。
 
  我们有像医疗健康(爱基,净值,资讯)行业里出现的新技术突破,也看到能源行业技术突破,但是核心不变的驱动力的是信息革命的突破。
 
  我们有互联网+这样一个非常好的命题,其实在更加广阔的意义上讲应该是信息产业+。广泛意义上的信息产业,包括正在实践当中的人工智能,可以运用到各个产业当中去,让传统的公司有能力改造自己,产生新的需求,更好的服务客户,这其实就是产业革命一个最重要的信号。
 
  这样的一种技术,不仅是单一的工具,而是跟各个产业紧密相连的。我认为这是未来十年、二十年每一个企业当中都绕不过去的问题,你的公司成长当中有没有用到信息技术,有没有用到IT。信息科技是今天产业革命,恐怕也是未来产业革命的核心。
 
  企业要更深层次对经济把脉
 
  前面各位企业家讲到中国GDP的增长,每年都会预测GDP的增长。GDP增长数字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应该更多的看更深层次的量化指标,也应该有更多深层次的量化指标来对经济把脉。
 
  今天的新经济崛起,带来的很多是多纬的变化。比如讲信息技术所带来的新经济,在电商、在本地服务上面,显然抢走了传统企业的饭碗,总量恐怕是略有增加,但是整体效率大大提高,这就是新经济的魅力。但这样的数字并不表现在GDP的高速增长数字上面,我们也未必需要它这样反映。
 
  同时,新经济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新经济效率高,但它的杠杆的价值链也比较短。
 
  我们看看两个非常有意思的不同的行业,一个是旧经济的房地产,一个是新经济的游戏行业。同样的可能是万亿或者上万亿的市场,但是一个游戏行业,一百亿的销售,后面的价值链是比较短的,恐怕就是游戏的分发渠道和游戏的开发商们。
 
  但是,一百亿的房地产公司,它所翘动的后面会带来水泥、钢铁、建筑等等下游企业,甚至上游企业的同步的增长。那么,问题来了,新经济固然美好,但是它并不见得能够拉动巨大的下游产业,所以传统的经济量化指标,包括对GDP的增长的判断,未必能够代表我们今天已经欣欣向荣的新经济,以及它所带来的巨大的产业变化和社会效率的提升。
 
  展望未来,我们比任何时候对未来中国公司的潜在的能力和全新的地位有信心,因为这些因素都决定了也昭示着他们有更多机会在全世界更快的进入世界的五百强。
    版权所有:国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